Love me_ torture me

反正你总会爱我

原图p2,禁二传二改,勿fo。

来自西五区的问候!

Endless summer.

推一个贝百万的红花会群口相声剪辑,全程爆笑高能!不知道有没有朋友推过,侵删歉。av15625334/

链接点这里

他哥被困在椅子上准备接受社会主义再教育的时候,Loki在social;
他哥和一群奇奇怪怪的不明物体被关在监狱里的时候,Loki在social;
他哥被Hulk打到满地找牙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时候,Loki还在social;
综上所述,九界第一social king就是Loki小王子没跑了!

Happy birthday to me.

我的反抄袭教程被屏蔽了!!!目瞪口呆!

回想起最初爱上你的时候,看到你的来电在手机屏幕上闪烁,我竟喜不自禁的在房间里转起了圈圈,雀跃的心和裙角一起飞扬了起来。那一刻我深刻意识到自己完蛋了,却还是自甘跌进这甜蜜的深渊。在这场感情里不知深浅的自我坚持,大概是我对真爱的全部忠诚。

问答:有哪些文的句子让你印象深刻?——瑟莱篇第三弹

锤基第一弹瑟莱第一弹瑟莱第二弹

 



1、外界对于我们的意义·····是什么?”莱格拉斯问,声音带着明显的紧张。

“外界对于我们,”他想自己也许不该说,这听起来太荒唐了。但是不知道什么触动了他——也许是莱格拉斯氲着水汽的蓝眼睛,它们在阳光下几乎是水一般的透明,眼神充满着期待——于是下一刻他决定说出来。

“它们没有任何意义。”他说。

——我们属于彼此。但这句话他没能说出来。但他觉得莱格拉斯应该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“那什么才有意义?”他轻声问。

“我们——我,和你。”他说。

我们的名字冠以同一个姓氏,我们的身上流着相似的血液,我们朝夕相伴,我们相互支撑,我们的生命紧密相连,不可分割。你属于我,我属于你。

我和你,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,这就是全部的意义。

——《不可云》,作者:不可云

2、这件事被瑟兰迪尔发现以后,不出意料地招来了好大一顿嘲笑。小狗很委屈地在心里想,这不都是为了你吗傻子。

它破罐破摔地躺回窝里,也不运动了,用爪子按住大狗,纯黑色的眼睛看向大狗略浅的瞳孔里——

“我变胖你就不要我了?”

瑟兰迪尔难得的语塞。

“说啊!就不要我了吗?”莱戈拉斯看见大狗这反应,来劲了。

瑟兰迪尔将自己的头往上抬了抬,以躲避小狗胡乱挥舞的爪子,并没有说话。

莱戈拉斯盯着它,长长的僵持过后还是服了软。

“你别不要我啊…我棒棒的,又乖,毛也长,还是你喜欢的金色,我也很活泼,连猫都打得过,别不要我啊。”

瑟兰迪尔看着它捉急,心里十分愉悦。

这小狗真好玩儿啊。

——《你别不要我啊》,作者:t_goldentime

3、光之门破空而现,这道门将带他们前往曼督斯。

光幕后便是那如梦如幻的殿堂。

“莱戈拉斯。”

听到那人的呼喊自己的名字,莱戈拉斯回头,与之四目相对。

只一眼,只一霎,星辰更替,短短一瞬似乎走过了千万年的虚无。

莱戈拉斯慢慢弯起嘴角,所有言语都化在无声的笑容中。

 

瑟兰迪尔朝他伸出一只手。

莱戈拉斯缓缓走过去,握住那只手。

 

“走吧,我们一起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两人双手交握,并肩前行,越过那道门。

两个身影越渐模糊,直至不见。

 

光幕撤去,法阵光芒闪烁,从明到灭。

倏然间,风起,林动。

一声无人可闻的“再见”消散在偌大的密林间。

 

和风拂起褐红的长发,一同带走悲伤的低语。

“莱戈拉斯你啊,真是个大笨蛋。”

 ——《彼世一端》,作者:Rayuu

4、这样就好,让我远远地、远远看着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,是不是又交上了那一群朋友,会获得怎样的出生,选择如何的结局。 

 

我只要远远的注视着他,用我毕生恒久的爱。

——《旅人》,作者:卿沄

5、在精灵古道通往外面的世界的岔路上,有一棵苍翠的毛榉树。 

legolas归来时,他再次看到它。这伫立着的,不曾改变的毛榉树。它的尽头,是外面的世界。它的树冠,荫庇着密林的边缘。 它忠诚如一,它不曾老去。

它唯一的烙印是来自精灵王的隐咒。

legolas不确定父亲是不是真的在毛榉树上写下什么,因为漫长的父子间隔阂里,他们俩都几乎忘记它。

它像是一把钥匙,锁着漫长时间里的隐晦,你不得迫使它开口,它不会对于你的索要予取予求,哪怕你如此渴望知道这个故事。 

扣上的故事的门锁,忠诚的仆人的嘴,即将被打开。

legolas念出了隐咒。

一瞬间,葳蕤的毛榉树的叶子变得莹润而碧绿,它们历历分明的叶脉仿佛会吐息,它们喧嚣着,他们流动着,它们在阳光下变得斑驳透亮,它们变成最美的蝴蝶挂在枝桠。

每一片叶子上,都有他的名字。

那些笔画在叶脉上变得透明。

他的父亲啊,倔强着,缄默着,写了无数个legolas。

他的父亲啊,念过无数次的,早点回家。

散落后的温柔、坚硬背后的谎话、伤心过后的宽阔、拉扯以后的惦念。在每一片会呼吸的树叶里绽放。

而这窥探的钥匙,一早就被握在了手里。

legolas卖力向密林深处跑去,那里有他的父亲。背后是伫立的毛榉树。

岁月镌满它古朴身躯,惦念刻满它碧绿的叶脉,故事写满它遒劲的枝桠。

它见证过无数离别,也见证过无数重逢。又把这些沉淀在土地里。

日复一日,亭亭如盖

 ——《被遗忘的隐咒》,作者:Florencefan

6、某一天,瑟兰迪尔问男孩,“你有名字吗?”

男孩想了想说没有。

瑟兰迪尔说那你就叫绿叶吧。

男孩….绿叶问为什么。

瑟兰迪尔指指花盆,“养这么多年就没见你开过花。”

绿叶:“……” 

 
(划掉)于是绿叶暗戳戳的把自己的名字改成“开花”(划掉)

 ——《绿叶的报恩》,作者:佩佩牌拖拉机厂厂长

 

7、流矢射入了大角鹿的胸膛,它几乎都要哭出来了,它竟然将它看作全世界的的君王摔在了地上。

 

它倒在地上看着威风凛凛的精灵王在敌阵之中所向披靡,他一直都是那么强悍,又那么孤独,即使在千军万马簇拥中也是孤身一人。 

 

战争结束,瑟兰迪尔走到垂死的大角鹿身边,抬手抚摸着它温润而潋滟的黑眼睛。

 

精灵王漫长的一生经历过很多次生离死别,包括他的父亲、妻子、朋友和部下,尽管他一直用坚硬的外壳包裹得刀枪不入,但是每一次挥别心都痛得一如往昔。

 

他没给大角鹿取名字,一旦取了名字,它对他来说就是独一无二的,会有感情和不舍,会有牵绊,然而分别就像夜晚,总会在恐惧中来临。

 

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

来自高高在上的君主的赞许,大角鹿用最后的嘶鸣发出了心满意足的喟叹。

 

它用余下的所有时光提前获得了王的肯定,喜悦和幸福感满溢在胸腔里,它自豪得快要死掉了。

 

大角鹿轻柔地蹭了蹭它的王,被利箭洞穿的心脏里流出了暖融融的暖意。

 ——《鹿与王》,作者:风凌如月。

 

目测没有第四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