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 me_ torture me

反正你总会爱我

【盾冬盾】授权翻译 空白的记忆 Blank Slate 04 原文已完结请放心追

      我应该去看书的啊!为什么还在这里翻译!!!啊(法式崩溃)

      Bucky惊醒过来。闷声的尖叫被他咽了下去,他寻找着那把早已不在的枕头下的刀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 Bucky坐起身,打开台灯以便观察整个房间。没有人入侵的迹象,只有一些靠着墙的家具落在地上的影子。Bucky伸手捋了捋头发,尝试着调整呼吸。他默默数着自己的心跳直到它渐渐慢下来,同时也控制呼吸直到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  他脱下被汗湿的上衣,找了件新的穿上,盖住了湿了的裤子。今晚是不可能再睡着了,所以他朝大厅那边的厨房走去。一杯冰水和late night car(注1)对现在而言特别应景。

      除了——Steve在那,坐在沙发上,翻着一本厚厚的黑皮写生簿。突然,Steve抬头看向Bucky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你也睡不着吗?”Steve问。他的声音跟往常一模一样,Bucky觉得自己要陷到地毯里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“是啊,”Bucky耸耸肩。他强迫自己走过Steve去向厨房,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并迫使自己深呼吸好几次。直到刚刚他才发现他有多么怀念Steve的安慰——他永远知道说什么,做什么能让Bucky心里踏实。

 

      面对现实吧,Barnes,他走回起居室前对自己说。

 

      Bucky在沙发旁的椅子上坐下。Steve没有开电视,只开了一盏灯用于看写生簿。

 

      “Well,”Steve用了一个含糊又好笑的表达,“看起来我的画画得挺好啊。我在我的床头柜找到了它。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简直就是个达芬奇。”Bucky调侃道。(注2)

 

      “为了证明你所言不虚,”Steve说,将写生簿翻开,翻到有Bucky写生的那页。“你看起来真是个很棒的模特。”

 

      Bucky的心一下悬到了嗓子眼。

 

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以前从没给你当过模特啊,”Bucky说。

 

      “Oh,”Steve惊讶地说。他重新看着那张写生。这是Bucky,毫无疑问的,他歪着头,长发垂在眼角。他舒展在沙发上,头倚在他金属手臂的臂弯里。他的牛仔裤低到臀部,衣服皱皱的,露出了一块雪白的皮肤。

 

      Steve一直盯着画像看。

 

      “那个,”Steve突然说话了,将写生簿翻到空白的一页。“我们换个思路吧。我们来看看,我还记不记得怎么画,怎么样?”

 

      “好啊,”Bucky说,因为他除了这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他在Steve的正对面坐好,在Steve动笔后保持纹丝不动。

 

      译者注1:late night car我不知道是什么,查了一些资料,似乎是款游戏?还请知道的朋友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注2:这句话的原文是“Yeah, you’re a regular Da Vinci,” Bucky snorts.

评论(3)

热度(39)